logo
  • 加载中...
新闻频道
高虎,黄渤的兄弟情
时间:2022年01月07日信息来源:本站原创点击: 加入收藏 】【 字体:

2000年,高虎拍戏赚了钱,把黄渤推荐给管虎:“这是我发小,让他来拍吧。”


2011年,高虎无戏可拍,黄渤拿着《民兵葛二蛋》的剧本对导演说:“如果高虎不来,那我也不演了。”


2014年,黄渤变成“50亿影帝”,高虎却因涉嫌吸食毒品被北京市公安局禁毒总队抓获。


事发后,媒体打电话给黄渤,黄渤挂断电话,拒绝回应。据后来黄渤的妻子小欧说,黄渤当时流着泪,愤怒地摔了电话。


高虎,黄渤的兄弟情


1974年,黄渤出生在青岛市一个知识分子家庭。父母是机关单位的处级干部,上面有个姐姐。打有记忆起,黄渤耳边最常响起的两个词,一个是“清华”,另一个就是“北大”。


黄渤偏不爱学习,班里成绩垫底,辛苦提高了三十分,还是最后一名,黄母经常被请去学校谈话,回家再训诫黄渤:“怎么就看不到你的进步?”黄渤没办法,心想:“总要有人是最后一名吧。”


为了逃过责罚,黄渤只得模仿父亲的笔迹签名。老师得知后,派了两个住得近的同学跟着黄渤回家,看到家长签名后再走。


黄渤英语成绩不好。一次考试,黄渤被分在了第一排,老师站在黄渤前看着他。听力开始时,黄渤假装思考,在选项处涂涂画画。黄渤觉得自己的表演好极了,余光一瞥,老师的目光却越来越近,黄渤慌了,心想:是小抄被发现了吗?等黄渤把听力部分涂完,广播中才响起一句他能听懂的中文:“试音结束,听力考试正式开始。”


黄渤很尴尬,之后采访中说:“学习这事儿给我带来的基本都是耻辱。”


黄渤喜欢听音乐。他把家里仅有的几盘港台流行音乐盒带放进单卡录音机中,从早听到晚,中午吃饭时也开着,模仿卡带里的声音唱歌。黄渤记不清听了多少遍。


初二那年,学校举行元旦晚会,黄渤唱了首姜育恒的《再回首》,台下一片掌声,黄渤成为学校知名人物。第二天走在路上,有女生指着黄渤说:“快看,快看,那就是黄渤。”黄渤心想:“原来这样可以引起大家的注意。”


元旦后,黄渤代表学校参加青岛电视台举办的“龙城杯中学生卡拉OK大赛”,最终获得第三名。比赛中,黄渤认识了高虎。高虎长得高瘦,黄渤记得深:“第一次见面,当时我和别人聊天,我就忘了这人在,一直靠在他身上,就以为倚着个电线杆。”


不想学习,黄渤开始瞒着父母在歌舞厅驻唱。


黄渤会调节气氛,歌舞厅老板很满意,一天十五块涨到一天六十块。每天唱完已经很晚,和朋友吃完饭后临近半夜,黄渤怕惊醒父母,研究了一套开锁技巧:“一定要到门边停住,拧死,推上。”


往往一切结束,黄渤回头,父亲就站在门后看着他。父亲很生气,抄起皮带就往黄渤身上打,一根皮带打成了七节。母亲出来后怒斥:“需要在晚上干的活,只有小偷。”


黄渤不反驳,但晚上依然偷偷去唱歌。一个月后,黄渤拿到1800元薪水,又补了几天的钱,凑够2000元,换成一厚叠10元人民币。回家后,黄渤把钱放在桌上,对于一个月只有300元工资的母亲来说,这笔钱无疑是“巨款”。黄母吓了一跳,说:“你哪来这么多钱?”


黄渤说:“工资啊。”母亲质问:“什么工资?”黄渤回答:“唱歌演出费。”黄母才意识到,原来儿子唱歌真能挣钱。


高虎,黄渤的兄弟情


1993年,黄渤高中毕业,彻底不想学了,给自己取了个艺名“小波”,找了三个朋友组建了一支叫“蓝色风沙”的乐队,全国走穴演出。


那时的黄渤,留着一头长卷发,带着自己的乐队来到广州,奔波各场,又唱又跳。黄渤很兴奋,自己终于不是普通的跑场歌手,而是驻场嘉宾了。


拿着10倍的工资,任务却很简单——在30-40分钟内,把歌厅气氛推至高潮。黄渤总结了一套流程:第一首歌选些不痛不痒的,第二首歌开始亮嗓子,三四首唱相对欢快的,待观众的情绪达到制高点时,宣布离场。观众高呼“再来一首”时,用两首抒情歌曲结尾,等着收钱。


演出服也很重要。没钱,黄渤便照着国外和港台的演唱会服装自己做。裁缝看了很诧异,说:“这什么玩意儿,能穿吗?腰再弄细点抬胳膊很难受。”黄渤说:“不要舒服,就要好看。”


黄渤领头,穿着豹纹,在台上扭着,身后伴舞的女生统一服饰:黑色文胸,下面一条平角打底裤,外面再罩上一件白衬衣。黄渤说:“表演中间,我们玩水,把女孩衣服浸湿,贴在身上,比其他舞群好看得多。”每到这时,底下的观众总会双手高举,欢呼着让他们再来一曲。


黄渤在广州开辟自己的音乐事业时,高虎也有了自己的理想。


小时候,高虎就爱音乐,父亲不支持他,觉得这纯属是在浪费时间,母亲却说:“想学咱就学。”亲自教高虎拉二胡,弹古筝。


高三时,高虎陪同学去考山东艺术学院,同学说:“要不你没事也考一下吧。”高虎心想:来都来了,试一下也没事。没想到,一次就考上了。招生老师看着高虎说:“你应该去考中央戏剧学院,来山艺太可惜了。”高虎问:“中央戏剧学院在哪呢?”老师说:“在北京。” 高虎听了摇摇头:“北京?那太远了,我来济南就够远的了,我还要照顾我妈呢。”


高虎的母亲心脏不好,经常住院,走路时间一长就要歇一歇。高虎担心母亲的病,从不出远门。


老师听后,说:“中央戏剧学院可是姜文和巩俐的学校。”高虎心里一惊,原来是自己的偶像姜文,又想考这个学校。


备考的一年,高虎在青岛打工赚钱。白天去高尔夫球场教人打球,晚上不知道该做什么。高虎跟黄渤说:“我想赚钱。”在高虎眼里,黄渤是“社会上的人”。黄渤说:“跟着我去酒吧唱歌吧。”高虎听后连连点头。黄渤带着高虎跑遍青岛各大歌厅,两人给自己起了艺名,“小波”和“虎虎”。


高虎,黄渤的兄弟情


高虎兴奋地说:“那时我唱一场至少50元,有时候80元,这钱可不算少,但黄渤当时一场100块,比我牛,后来我唱一晚上80块钱,他160元。”


高虎,黄渤的兄弟情


1994年,高虎考上中央戏剧学院,如愿去了北京。


黄渤在广州,还混在歌舞厅,开始沮丧。他觉得光唱不行,还得写,于是写了很多歌,足足两厚本子——给王菲写过,给郭富城写过,给张学友写过……写了一首叫《寂寞王国》,黄渤觉得不错,心想:如果这歌郭富城真问我要的话,他得给我多少钱啊?


黄渤想签唱片公司,出一张属于自己的专辑。每次路过唱片公司,都放一张自己歌曲的小样。有一次,黄渤路过唱片公司的储藏室,看到一个大纸箱,里面全是歌曲小样,堆放在一起就像垃圾。黄渤很难过,心想:是不是不出两小时,我的小样也会出现在这里。


同年,黄渤有了一个新机会,加盟太平洋唱片,同时期签约的还有毛宁和杨钰莹。


高虎,黄渤的兄弟情


黄渤以为机会来了,更加卖力。毛宁和杨钰莹组成“金童玉女”,很快火遍全国。公司没人理睬黄渤,最多就是给杨钰莹伴舞。


黄渤觉得在这没希望,1995年,带着乐队从广州去了北京。


北京的房子贵,黄渤只得租住在郊区农民的屋子里。冬天很冷,白天黄渤骑着自行车到处推销自己的唱片小样,晚上带着乐队赶场子驻唱讨生活,最多一天赶过11场。唱歌时黄渤时刻注意着台下观众的反应,如果掌声稀稀拉拉,这一场估计就没多少钱。


跑场时,黄渤认识了沙宝亮、周迅、满文军。沙宝亮见到黄渤第一眼就说:“你跳得挺好,唱得也不错,就是长得太一般了,挺可惜的。”


没过多久,周迅被陈凯歌赏识,出演了《风月》,满文军凭借《懂你》一夜成名,沙宝亮去乐队唱歌,只有黄渤夜晚还辗转几家歌舞厅,只为挣几百块。从前演出的快乐没有了,黄渤说:“天一擦黑,我的心情就开始不好了,因为这意味着我又要开始演出了,一场又一场地演,可这是无意义的事情。”


身边人劝黄渤:“你放弃吧,这个圈子你融不进去的。”那时黄渤不愿放弃,说:“我不挺好的嘛,现在表演一场400块钱,400块钱!”


1996年,黄渤22岁,坚持不住,在姐姐的劝说下回青岛开制鞋机械厂,决定先吃饱肚子再自己发唱片。


黄渤很快赚了钱,变成“黄总”,每天和老板一起吃喝应酬,喝得醉醺醺回家。


一次晚上吃饭,身边人开始给黄渤介绍桌上的老板,“这是远东不锈钢的李老板,这是轴承厂的王厂长……”喝完,黄渤被司机抬上车, 冷风吹着脸,黄渤看向窗外,忽然清醒,他想:“我他妈这是干嘛呢?”


黄渤还是想唱歌,白天在工厂上了一天班,晚上去驻唱,第二天早上七八点再去开会,经常困得眼睛都睁不开。


1997年,亚洲金融危机,黄渤的工厂受到波及,催债的人上门堵着,黄渤假装不在,躲在屋里不敢出声,等人走后,黄渤轻声轻脚地出门,没想到和债主面对面撞上,黄渤恨不得钻进地缝中。


工厂没了,黄渤重回北京,继续给唱片公司寄小样,对方总会说:“好好好,回头再说我跟你联系。”结果再也没回音。


这段时间,高虎拿着母亲借来的学费在中央戏剧学院读书。大二时,他接到处女作《北京夏天》。1998年,高虎母亲重病,医生建议做手术,十几万的手术费用让高虎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
为了筹钱,高虎四处试戏,但没人要,直到周晓文找到他,让他主演《关于爱的故事》。高虎觉得机会来了,天天模仿脑瘫患者的行为模式来表演。拍完后,影片被北影厂领导看重,说要送去柏林电影节参赛。高虎一听,日夜期盼。没多久,反馈来了,电影没过审。


第二年,高虎演了《都市天堂》,获得休斯顿国际电影节外语片金奖,国外小范围上映,未在国内公映。


高虎压力很大,四处搬家,什么工作都做。多年后,高虎采访说:“我那时卯足了劲拍电影想搞艺术,没想到被艺术搞了。还是去拍电视剧挣点钱要紧啊,我妈还在等钱治病。”



高虎,黄渤的兄弟情


2000年,高虎接拍《吕不韦传奇》,赚了钱,第一时间给母亲做手术。


这一年,导演管虎筹拍电影《上车,走吧!》,想找个会山东方言的民工。管虎定了高虎,另一个迟迟没找到合适的。高虎知道后,对导演说:“我介绍一个发小,黄渤,没演过戏,请你相信我,他一定行。”管虎说:“先给我张照片看看吧。”高虎没有黄渤的照片,便给他打电话。


此时黄渤在西安跑场,突然接到了高虎的电话,高虎问:“我这有个拍电影的机会,第六代导演拍的,来不来?”黄渤问:“什么第六代导演?你为什么不找第一代?噢,第一代导演死在抗日了。”接着问高虎:“给多少钱啊?”高虎回:“5000块。我就1万。”黄渤一听乐了,演戏可以赚这么多。高虎说:“先给我张照片,我给导演瞧瞧。”黄渤给了高虎一张最帅的照片。


高虎,黄渤的兄弟情


高虎把照片拿给管虎,管虎一看便拒绝:“你不是说他长得像民工吗?这像香港二流子,不行。”高虎急忙回答:“你放心,真人没这么帅,能不能见一面再说?”


管虎终于同意见黄渤一面。见着黄渤,管虎说:“就是他了。”后来管虎说:“见着黄渤后我没注意他是好看还是难看,反而觉得他身上透露出一种特别用功的天性,眼神闪烁着,特好。”


黄渤丝毫不懂该如何演戏,镜头走位不知道,拍摄时,经常跑出镜头。导演是干嘛的,黄渤也不清楚。见管虎经常喊“停”,黄渤觉得自己演得不满意时也喊“停”。管虎觉得黄渤“真是傻帽儿”,气得大喊:“告诉你个规矩,在这个地方只能我喊停。”收工后,管虎质问高虎:“你这哪找来的人?”


黄渤不管那么多,依然起劲。高虎在北京租了个平房,每次收工后黄渤和高虎回到家中,黄渤总会拉着高虎聊剧本。第三天,管虎惊喜地发现,黄渤来感觉了。之后说:“真不夸张,就感觉他什么都会,什么都对了,全明白。”


10年后,一档节目中,主持人问高虎:“黄渤说你讲话侮辱过他,怎么回事?”高虎一脸诧异说:“我没侮辱过他。”短片中黄渤笑着说:“当时高虎把我照片拿过去给管虎看,一直强调别看照片,他真人真的很丑,哈哈,一部电影就给我定性了。”


高虎说:“人的相貌不重要,我们是实力派。”


高虎,黄渤的兄弟情


十二天后,黄渤拍完了自己的戏份儿。没多久,电影获得金鸡奖“最佳电视电影奖”。黄渤觉得很不真实,借了套西装走红毯。周围都是之前在电视上见到的人。黄渤坐在伍佰和巩俐中间很紧张,心想“千万别给朋友丢面子了”。


黄渤一直记得这天,之后采访回忆到:“领奖的时候借了个西装,觉得还挺好的,一上电视,别人说你怎么穿牛仔服。走红毯我也没走过啊,一直在想是先迈左脚还是右脚。”


拍完电影,黄渤片约多了起来,高虎劝他留下,说:“你唱歌能唱一辈子吗?”黄渤思索后,决定留下,换一条路,考北京电影学院。


黄渤把决定告诉父母和朋友,所有人都觉得他疯了,黄渤不管,说什么也要试试,报了北影的进修班,为考北影做准备。


每次布置作业,班里同学交一个,黄渤交7个。晚上骑车回家,脑子里还在想排练小品,越想蹬的越快,脚蹬子坏了摔在地上也没感觉,直到想出新的表演形式。


有一次,黄渤和同学一起排练《火老婆与水丈夫》,表演教室经常被霸占,只能在走廊排练,过了12点,保洁阿姨开始做最后清扫,此时黄渤和同学还在走廊踱步,手臂时不时张开,激动地说着台词,浑然不知阿姨朝他们翻白眼。


多年后同学回忆这段时光:“他(黄渤)特别特别努力的时候,你越能感觉到他的那种想要强大、想要证明我自己的心。大家都是说,哎呀,今儿就到这儿就算了,去吃点夜宵去吧,回去歇着吧,没有(这种情况),就必须今儿就得把这东西弄完。”


下课后,黄渤就回到高虎的出租屋,吃他的穿他的。高虎在家爱看音乐剧和电影,没事儿就给黄渤讲,黄渤爱听,还跟高虎讨论。一次,黄渤给高虎朗诵:“那年我十五岁......”高虎听后跟黄渤说:“声音再平缓些,不要一直一个表情,还有这个衣服,太社会了,老师哪儿觉得你是来考学的。”说完给黄渤换上他的夹克。


第一年,黄渤没考上,第二年再考,表演结束现场响起掌声,老师说:“鼓什么掌,考试呢。”黄渤以为有戏,放榜时发现依然没有自己的名字。


后来黄渤笑着说:“我觉得我没考上都是因为穿得实在是太突出了,我穿上高虎的夹克,再换上球鞋,是朴实了很多,但他那么大高个儿,夹克到我膝盖上。”


第三年,黄渤28岁了,再次考北电,北电一位老师看着黄渤说:“学院新增了配音专业,你要不要试一下?”


黄渤早就听过这位老师的课,被语言的魅力折服。


2002年,黄渤考上了北京电影学院配音专业高职班。黄渤很兴奋,但周围人看到他都说:“北京电影学院的招生标准也太低了吧,怎么长成黄渤这样的人都能考进来?”


黄渤不管大家怎么看,骑着高虎送的一辆破自行车就去上学。


高虎,黄渤的兄弟情


虽然念的配音班,但在学校,黄渤依然跟着一堆同学去试戏。


有一次,黄渤到了杨亚洲导演的剧组试戏,是一个劫匪的角色,副导演一看黄渤,急了,说:“这谁让你来的呀,这不胡闹吗,这哪行啊。”说完就让黄渤走。


黄渤不走,一直站在旁边,实在没有人选,副导演拉来黄渤试戏,结果一条就过,黄渤说我还有第二个想法,又试了一条,导演很满意,黄渤还要演第三种时,杨亚洲导演说:“别演了,就是你了。”


没戏拍时,黄渤就带着同学做彩铃卖钱,用青岛话说:“小哥,来电话了,小哥,来电话了。”一条3元,很快挣了2000元。同学们不懂黄渤怎么这么多新花样。


黄渤念书时,高虎的演艺事业达到了巅峰。2003年,高虎在《天龙八部》中饰演虚竹一角,一举成名。


采访时高虎说:“演《天龙八部》太辛苦,那种苦让你哭都没地方哭。”记者让高虎评价自己演的虚竹时,高虎说:“樊少皇演的虚竹完全是装疯卖傻,不好。我演的虚竹真诚可爱,是带有我高虎特点的虚竹。”“没有我不敢演的角色。”


《天龙八部》后,高虎直接被导演刘晓宁拉进了《情错》剧组。3月22日,高虎在拍驾车镜头时,把36岁的剧组灯光师撞成重伤,送往医院后抢救无效死亡。


高虎被判定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,好几部已经签订拍摄合同的剧组与他解约。最后他被判刑一年,缓刑一年。高虎说:“这是对我精神的摧残和折磨。”


高虎,黄渤的兄弟情


从北影毕业前,管虎叫黄渤来演电视剧《生存之民工》。拍戏时,黄渤天天去看民工的生活起居,琢磨角色,和黄渤一起的真农民工都问他:“你是哪个工地被挑来的?拍戏可没搬砖累,真不错。”


2004年,黄渤30岁,从北电毕业,毕业时拿到了班里唯二的留校任教名额,同时收到了一个电影的邀约。黄渤很纠结。


另一位拿到名额的同学问黄渤:“你是不是特别想去那个电影?”黄渤没搭腔,拿手托着下巴。


几天后,黄渤放弃了留校名额,去了重庆,见到了宁浩。宁浩刚看完《生存之民工》,正愁不知道从哪能找到这位农民工大哥,一打听,才知道是北影科班出身。见到黄渤时宁浩很吃惊,说:“原来你不是剧中民工的样子啊。”


在《疯狂的石头》中,黄渤饰演了一位操着青岛话的小贼“黑皮”。为了达到效果,每天往脸上涂4、5层胶水。一场叼着油条在高架桥上狂奔的戏,黄渤拍了一天,最后剪出来只有一分钟。


电影拍完没钱宣传,在电影院也没人理,没想到,几天后,《疯狂的石头》以黑马之势突出重围。成为2006年最具潜力的小成本电影。“黑皮”黄渤被大众所知。


撞死灯光师后,死者妻子要30万赔偿,高虎没有,只能先问朋友借,之后疯狂接戏还钱。


高虎接拍了《神雕侠侣》,接受采访时,记者先问:“最近你身边的事情有影响到你吗?”高虎郁闷地说:“我没把自己当明星,说白了我也是打工的,你们记者也是,为什么要为难我,什么破事都要大写特写。”“30万是我心头的重压,我的事业刚起步,母亲刚做完手术,都需要我赚钱来养。”


“压力大的时候我就自己一个人呆着。自己消化。我不需要朋友家人帮助,在我看来没有什么自己扛不住的。”


记者又问:“如果没有张纪中,你不会演虚竹,如果没有张纪中,你也不会在《神雕》里演霍都,你承认他对你的事业至关重要吗?”


高虎听后更加激动,说:“难道说我不演虚竹就不是好演员了吗?没有张纪中,我就不会红了吗?难道全国这么多演员,都要搭他这趟顺风车,那我是不是搭上张艺谋就更红。”


意识到自己说的太过,高虎补充了一句:“不过我也很感激他,我在拘留所中,他就说我是个好演员。”


2009年,黄渤拍摄《斗牛》,80%时间跟牛演戏,一个镜头拍上百遍。


在山东沂蒙山的村子里,黄渤每天都得从山底跑到山头,跑三四十趟,鞋子穿坏几十双,跑到摄影师都说“我不行了”,黄渤还不能停。


有一天,牛的状态不好,一直不配合,黄渤只好停下安抚。村民蹲着看,天黑就散了,早上六七点,村民起床又到拍摄地儿,黄渤还在陪牛演戏。


高虎,黄渤的兄弟情


一个月的戏,拍了四个月,杀青那天,黄渤在车里大哭,管虎看着黄渤说:“哎黄渤哭了黄渤哭了!”


那一年,黄渤凭借《斗牛》提名金马奖最佳男主角,直到坐在颁奖典礼观众席上,黄渤都觉得不真实,紧张到手心全是汗。


典礼结尾,香港演员刘美君微笑着念出46届金马奖最佳男演员:《证人》张家辉。黄渤听到后很失落,镜头扫过时都忘记露出微笑。黄渤形容那时的感受:就像你去兑奖,刮刮刮,刮出来是谢谢你。


黄渤在几秒内调整好状态鼓掌,随后张涵予接着念:“《斗牛》黄渤。”黄渤懵了,管虎笑着站起来拥抱他。走上台,黄渤说:“我好不容易要当演员了,有人劝我说,女怕嫁错郎,男怕入错行,看来我没入错。”


高虎,黄渤的兄弟情


得奖后,黄渤手里的剧本更多了。2011年,经纪人把《民兵葛二蛋》的剧本拿给黄渤,还没演过电视剧的黄渤一看角色,立马想到高虎。黄渤笑着给高虎打电话说:“来演《民兵葛二蛋》,麦子这角色我一看就是你,因为特坏。”


高虎听后调侃:“ 好啊,不错啊,黄老师,终于想到我了,11年了。”黄渤说:“别闹了,快看剧本。”半个月高虎都没给黄渤回信,剧组开始催黄渤,黄渤对导演说:“如果高虎不来,那我也不演了。”黄渤又给高虎打电话,高虎说:“来啊,你叫我我肯定演。”


高虎,黄渤的兄弟情


《民兵葛二蛋》播出后,黄渤高虎接受采访,采访中黄渤说:“我俩在剧中兄弟反目,私底下,其实是实实在在20多年交情的铁哥们儿。”


高虎看着黄渤说:“我是他高老师,这他走哪儿要是敢否认,我就灭了他。”说完自豪地笑了。


高虎热度回升,刚松了口气儿,2012年,家中别墅装修时,装修工人意外触电身亡,高虎被告上法庭,死去的工人家属说:“死去10天了,也没有说法,人还在东郊殡仪馆放着。不能入土为安。高虎只想赔偿一万元了事。”高虎否认,说:“这件事和我无关,为什么所有的错都要怪在我头上。”最终赔偿35万元。


这年,黄渤去主持台湾金马奖,成为金马奖有史以来第一位大陆主持人。


刚开始主持,另一位主持人郑裕玲拿黄渤开玩笑:“你今晚穿的睡衣吗?你看看台下,梁朝伟、成龙、刘德华他们,穿的都很隆重。”黄渤笑着回:“他们是客人嘛,因为我经常来金马奖,把这里当家一样,在自己家里当然就穿得舒适一点。”


蔡康永突然补刀:“这里(金马奖)是我家,不是你家啦。”此句刚落,张曼玉、刘德华面露尴尬。


黄渤笑了一下,随后说:“其实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,刚才还有一匹马跟你一起。这么久了,我还只看过人骑马,没有看过马骑人呢。”台下掌声一片。


高虎,黄渤的兄弟情


之后黄渤说:“主持金马奖可不容易,要熟悉导演的作品,这次的作品以往的作品,还要熟悉他们的花边新闻,玩笑能开到什么度,能跟谁开玩笑。”


2013年,黄渤主演了《西游·降魔篇》《101次求婚》《厨子·戏子·痞子》《无人区》等4部影片,票房破20亿,媒体称为“黄渤年”,上一个风头如此强劲的人,是葛优。


高虎无戏可拍,觉得自己很倒霉,私下跟朋友说要改名,认为演员名字里带龙带虎的不好,还说段奕宏(原名段龙)一改名就火了。


那段时间,高虎采访时说自己走路经常会失神,看不见透亮的玻璃门,一头就顶上去了,撞得玻璃碎一地。


2014年,高虎拍完《烈日灼心》,宣布不会出席新片发布会,据传闻高虎因为母亲病危入院,不愿见人。


8月4日,高虎因涉嫌吸食毒品被北京市公安局禁毒总队抓获。视频中,便衣警察问高虎:“这是什么?”高虎含糊地回答了两声:“冰......冰。”警察要求他大声点儿,男子提高声音说:“是冰毒。”


事发后,媒体打电话给黄渤,黄渤挂断电话拒绝回应。后来据黄渤的妻子小欧说,黄渤当时流着泪,怒摔电话。


被北京警方行政拘留18天后,高虎申请去戒毒所戒毒。之后和好友聚餐,高虎坐在最靠边的角落埋头刷手机,几乎和大家没有交流,只是偶尔对着手机讲几句语音。


不久后,高虎在采访时说:“我暂时不当演员了,进军地产界开始当高老板了。”说完苦笑了一声。


即便如此,高虎还想拍戏。当年远离家乡拼命考上中戏后,高虎曾说:“进入中戏每个人都有‘明星梦’,从第一堂课开始,老师就告诉我们明星是一闪即逝的星星,但是演员可以演一辈子戏,要做就做一个真正的演员,而不是发着小光的星星。我立志要做一个真正的演员,拿戏来说话,而不是一个娱乐明星。”


2018年,网友在微博问高虎:“你还会演戏吗?”高虎回复网友:“会演的,但不是现在。”


2021年,高虎接着转行,下地种田搞农业,在抖音号“虎子农场”分享。网友评论:“复出拍戏吧,你转行种田是电视界的损失。”高虎回复:“往事随风,早退了,退出6年了。”现在搜索“虎子农场”,账号却没了。


而那几年,黄渤参演的电影创造了中国的票房神话,某知名编剧称他为“国民演员”,他认为中国只有4个演员可以担起这个名号:葛优、傅彪、范伟和黄渤。

(作者:佚名编辑:admin)

我有话说

最新文章
推荐文章
热门文章